红尘有爱,皆因有你卡奇财经-凯发网址

翻开书页,一种诡魅的气息在空中弥散。如果说《孟婆传奇·渥丹篇》是讲的感情的执念,那我认为《孟婆传奇·桑黛篇》讲的就是女性创伤的代际传递。

关于母与女,忧伤的故事很多,如意的却极少。只因女性,从来都被定义成客体,她们大多数对自己的身份不认同。软弱的,嫌弃自己,崇拜男性;要强的,拼命向男性靠扰,一定要承担如男性一样的责任,握有男性一样的权力。

桑黛的母亲如音就是一个要强的女性,她把男性的心性浇铸进自己柔弱的身体,抛开世俗的爱情与亲情,把自己的丈夫与女儿始终视为敌国之人,从不为他们的人生与幸福有半点手软。

如音国家战败,无奈委身于敌国将军,心却留在故国。得知女儿与太子成染相恋,便找来桑黛同父异母的姐姐鹭川来搅和,太子移情,鹭川悔恨而死,而如音变本加厉,开始了与成染的公开对质,得知这一切的桑黛无法调和自己的生之矛盾,只好带着腹中的胎儿共赴了黄泉。

如音在自己的爱恨里纠缠,从不顾及自己的女儿,而桑黛又何尝不是?甚至她,怨念更胜其母,手段更辣于其母。致使她的灵魂永远地停在了奈何桥上,成了一位迎来送往的施汤孟婆。而她的女儿桃汐,在还未得及来到人世就被她扼杀。

今天,我们都在讨论原生家庭、代际传承,但终其原因,不过是我们如何做母亲,一个女人如何在自己无法掌控自己的世界,来对待自己的女儿。

老子道,万物皆是生于无。在一个虚置真空的状态中,万物诞生,其为母。阴创造了这个世界,然被阳遮盖、奴役,甚而隐于神秘。宇宙之母以己之身生育万物,然后以己之灵养育万物,让万物获得它们自己的精、气、神,之后自己枯竭、迷散。

女性或许不会主动地去操控、去创造、去主宰这个世界,她们被这个世界视为客体、第二性,但只要一个女性的基本人格需求没有被这个世界满足,那么她带给这个世界的灾难就会是无穷无尽的。

正如如音,你挫伤我最看重的国家,那么我就会伤你国君,正如桑黛,你使我痛失所爱,那我就杀死自己,使你痛失所爱。女性被视为客体,那她就顺势而为――嫌弃自己的女儿,让自己的女儿在这残酷世间炼成一把钢刀,所向披靡;宠溺自己的儿子,让他成为一个永远无法操控任何人的妈宝男,一生只被她操控。

极必反,也是老子所言。这个世界越不对女性尊重,她们就会越把自己的价值建立在男性之上,以生一个儿子为终生己任,以操控自己的儿子为毕生事业。这何尝不是女性对男性个体的彻底阉割?

而桑黛在奈何桥旁永远的停留,无法投往往生,只不过是这一切的因果未曾解开,直到一个对女儿有愧疚执念的钱婆婆到来,孟婆桑黛为了帮她解开心结投往往生,她自己身上的结才慢慢开始松动。

原来,钱婆婆的女儿桃汐,正是桑黛那个未出生的女儿。在桑黛带着桃汐赴死之后,一个叫姜棋的男人正好救下了桃汐的婴灵,把她交给了钱婆婆抚养,而钱婆婆为了钱,卖了她。

如果说在桑黛和母亲的时代,女儿是认为没有价值的,但到了桃汐身上,她却在未及出生时就被一个男子救下,从而确立了女性生命的尊严被认可,而且是被居于统治地位的男性的认可。

如果说女性以前被贱待一直是理所当然,那么钱婆婆的愧疚和桑黛的出手帮助,则是女性真正从自己的认识出发,逆改了之前的做法,帮助更多后来的女性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在这个世界的正轨上。

当桃汐的人生获得圆满,桑黛关于女性身份的那些怨那些恨,就消散了。前尘往事瞬间成烟,桑黛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救赎,可以心无挂碍地卸下孟婆之职,投往生了。

因此,当一个人在怨恨自己可恨的母亲的时候,可不可以考虑一下:当你被怨念吞噬时,是否想到你正在以更残忍的方式, 阉割另一条只能依赖于你的生命?

你看到的似乎是:红尘有恨,本不该有你;但你最终体悟到的是:红尘有爱,皆因有你。

卡奇财经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服务,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;发文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法则及本站底部免责声明。如有违规请联系本站管理及时删除。
发布于 分类